留不住的青春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7 00:51   85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生无常,世事难料,许多我们未曾想到的事情,却偏偏会出其不意的发生。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,领导就在我的办公室里,来电话了,我本不想接电话,可是,电话却响个不停。领导善解人意的说:来电话了,怎么不接?我再不接,就是我有问题了。电话的那端是是国红哭诉的声音:大哥,小卜遭遇车祸走了!我脑袋当时就大了,怎么可能呢?前几天我们还在一起呢。

我和小卜曾经是同事。他和我一样,都是外乡人,他一个人在这个小城独自生活了三年,后来他在这里遇见了国红,就没有回老家,而是在这里安营扎寨。他最初的生活,在那个小城的保安队里干过,当保安队长。后来,保安队寿终正寝,他又去了市政公司工作,从一个清掏工做起。

小卜当过兵,有很好的吃苦耐劳精神和严明的组织纪律性,也许就是这一点成就了他吧。他在清掏班的时候,虽然是个班长,可每次我遇见他的时候,他都是一身工作服,脏兮兮的,身上也满是酸哄哄的下水道的味道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很乐观,每次看见他,脸上都荡漾着笑容。

他那个时候,也是刚刚成家不久。家里的日子也是非常的寒酸。国红也没有正式工作,就靠在市场上一个铁皮屋里,修理旧家电,赚点零用钱贴补生活。虽然日子过得清贫,但是小两口却是恩恩爱爱,倒也不错。

小卜在那个最基层的岗位干了好几年,终于领导慧眼识英才,将他这个林中秀木发现,并开始慢慢雕琢。小卜被调到了收费科,开始对一些营业服务场所收费。他工作干的好,几年的功夫就被调到了办公室,做了办公室的主任,可以说是火箭一般的提拔,他没有任何背景,都是靠领导的赏识,还有他自己的勤奋努力。

他在单位干的好,而国红那边也有了细微的变化。国红的父亲过去是商业部门的采购人员,经常跑外,头脑也很灵活。前些年,也一直在做生意,但是,一直都没什么起色。现在却交上了好运,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样的资源,和上海的一家大食品公司挂上了钩,专门从当地向那里运送松仁、白瓜子等农副产品。因为生意一忙起来,国红的父亲自己忙不过来,就把全家人动员起来,一起跑生意。国红也就将自己的那个铁皮屋关了门,和父亲一起忙起生意来。他们运气好,也该他们时来运转,在生意场上打拼了许多年的国红爸,终于和国红几个人,连续做成了几单大生意,日子马上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而他们的生意场越来越大,有的时候忙不过来,小卜也会抽空去帮帮忙。

我那个时候,已经不在当地工作,调到了外地,只有在周末的时候,单位不加班,才可以回到家里,看看妻女。我那阵子,身体也好,精力充沛,在那里也有不少的狐朋狗友,每到周末回家的时候,那帮家伙的鼻子比德国黑背还灵。听说我回来了,就去我家把我弄出来,到外面喝酒去。有时,回家两天,连一顿饭都吃不上,然后就风尘仆仆的回到单位上班。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小卜的陪伴。那时,我们都年轻,也喜欢玩,小卜的生活条件和过去相比,早已经有了质的飞跃。我回家的时候,和朋友频繁聚会,他没少花银子。

我们那时候就有自己的群,都是一些武术爱好者,在当时,我们那个小圈子,让许多外人的心生羡慕。小卜是少数民族,锡伯族人,人长的威猛高大,功夫也练得好。尤其是他的形意拳,很受指导我们练武大哥的好评。

这一年的深秋,他岳父需要往上海运送一批货物因缺人手押送,就只好将他和国红一起安排到了车队里,由大连经海运,去往上海。那天夜里车队行到大连普兰店的时候,前车抛锚了,小卜下车查看情况,却被一辆满载钢材的大卡车追尾,当场身亡。

帮着国红处理完小卜的后事,我很长的一段时间都睡不好。头脑里总是他的影子。我和他是我们那个圈子里,相处最好的一对兄弟。他家的好日子刚刚开始,他就变成了这样,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事情会有如此的巨变。我时常的想,如果是不是为了那些外财,如果不是岳父将他安排出去,他会怎样呢?也许这是冥冥之中,上苍的安排?如果他们耐得住清贫,好好的做个上班族,安于现状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?只是他的人生虽然璀璨,也只能似如流星;他的人生再美好,也只如那绚丽的昙花,真是时也命也。人这一辈子,让他这样一弄,我都不知道,是有钱好呢,还是没钱好呢?他走的那一年,三十二岁,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,可是,又有谁留得住他的青春呢?